甘肃快三开奖走势图
?
lrxin-維護科學道德 懲處不端行為——國家自然科學基

熱點關注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生活 > 熱點關注 >

維護科學道德 懲處不端行為——國家自然科學基

時間:2005-09-02 00:00 來源: 作者: 點擊:

作者:王莉萍 鄭千里    發表時間:2005-9-1    摘自:科學時報 
 

  近日,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以下簡稱自然科學基金委)在其網站的首頁公布了3份實名通報,有3位科技工作者因違背了科學道德,違反了自然科學基金委項目管理的有關規定而受到公開通報。同時,為發揮典型案例的警示教育作用,自然科學基金委監督委員會常委擴大會議決定,對其內部通報和內部處理的部分案例,隱去被處理者的姓名和單位名稱,也將其事實與處理決定以簡報的形式予以公布。

  “這次公開通報就是要旗幟鮮明地維護科學道德和科學基金制的聲譽,凈化學術環境,杜絕少數人的僥幸心理,起到警示和教育的作用,促進科學基金事業的健康發展。”自然科學基金委副主任沈文慶院士說。

  這次集中公開公布的違背科學道德和違反有關管理規定的案例,共涉及到19位科技人員,是自然科學基金委成立以來的第一次。

維護科學道德責無旁貸

  “在科學基金項目的評審中,我們始終堅持‘依靠專家、發揚民主、擇優支持、公正合理’的原則,努力做到公開、公平、公正。為此,我們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制度。”沈文慶說。

  早在1993年,時任中共中央書記處候補書記的溫家寶同志組織開展了關于科學基金制的專項調研。在調研報告中指出,“一個完善科學基金制應包括‘咨詢、決策、執行、監督’四大系統”,強調應盡快設立監督機構,關注科學道德建設的有關問題。時任國家科委主任的宋健同志,也為此大力呼吁。為此,自然科學基金委于1998年設立了監督委員會,負責受理不端行為的投訴和舉報工作。現有19名委員,大都是科學家和管理專家,其中有的是自然科學基金委工作人員,但更多的是聘請自然科學基金委以外德高望重的科學家。

  監督委員會在受理工作中,發現確實有涉及到科學道德和自然科學基金委自身的評審公正等問題,而有些問題上升不到法律層面,只屬于科學道德的范疇。經過幾年的時間探索,監督委員會于今年4月份出臺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監督委員會對科學基金資助工作中不端行為的處理辦法(試行)》(以下簡稱《不端行為處理辦法》),沈文慶認為 “《不端行為處理辦法》的發布,正如它的第一條所表述的,其宗旨是為了加強科學道德建設,維護科學基金的公正性。有了制度,下一步就是要加強具體執行的工作力度。”

  2004年和2005年年初,監督委員會收到一些來信,反映在自然科學基金資助工作中個別人存在不端行為。監督委員會對受理的投訴和舉報進行了初核、調查和處理。這次有19位科技人員因弄虛作假等問題,受到不同程度的懲處,這也是《不端行為處理辦法》公布后的首次對外公開發布的處理結果。

凈化學術環境需要實際行動

  監督委員會副主任岳忠厚從監督委員會一成立就在這一機構里工作,組織參與了一些投訴和舉報的查處工作。他說:“有時我們接到電話或收到一些電子郵件反映問題,不管是什么形式,我們都會認真加以對待。”

  中央對各部委受理來訪舉報有個規定,有真實署名的舉報必須要查,并且給出答復;如果是匿名舉報,則舉報者要指出具體事情。監督委員會的工作人員顯然更進了一步,岳忠厚說:“任何科研人員都可以向監督委員會投訴。對實名的投訴和舉報我們一直非常重視,一旦得出結論,將處理結果告知舉報人。對有事實根據的匿名舉報我們也將認真進行查處。”

  2004年監督委員會辦公室受理科技工作者來信來函97件,其中大部分是無實質內容的匿名舉報。對投訴和舉報,監督委員會始終堅持“細致查實”的原則,做到“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定性準確、量度恰當、程序完備”。

  監督委員會在查實過程中,不但要與相關單位進行核實,還要與其本人交談,聽取本人的解釋說明,在基本事實得到多方認定,監督委員會才會據此做出最后的處理決定。

  沈文慶說,“一旦發現問題,決不姑息。但在處理過程中,還是以教育為主,視情節輕重依據《處理辦法》給予不同的處理,這就是為什么這次只通報公布3個情節比較嚴重的人的姓名,而其余的人都隱去姓名。我們希望通過對不端行為的處理,在科技界產生一定的反響,起到警示作用。另外,經過調查核實,監督委員會還澄清了一些不實的投訴和舉報,維護了科技工作者的權益。”

  對于有過不端行為的人是否還有機會再次獲得科學基金,岳忠厚說:“對于有過不端行為的科學基金申請者和承擔者會記錄在案,依據《不端行為處理辦法》,有人會被取消申請科學基金資格若干年,但只要過了這個期限,就可以申請基金。在我們處理過的案子中,有過了處罰期后再次申請并獲得了資助的事例。”

科學基金不應是評價體系的砝碼

  “公布這個名單我們不是沒有顧慮,也是頂著壓力的。每個有不端行為的科技工作者都有依托單位,這些單位的聲譽也很重要!尤其是現在各個大學、研究院所都在為自己的聲譽、為‘排行榜’在努力,誰也不愿意出這樣的事。慶幸的是,無論我們在調查過程中,還是對待處理結果,這些科學基金項目的依托單位給了我們很大的支持和理解。” 沈文慶說。

  其實,早在《不端行為處理辦法》公布之前,自然科學基金委歷年都查處過類似事件。據已公布的統計資料顯示,自然科學基金委在1999~2002年共受理了155件關于各類不端行為的案例,最后查實的有數十件,不端行為主要有四類:偽造數據7%,弄虛作假40%,剽竊34%,其他19%。第四類的“其他”包括重復申請、假冒簽名、虛報工作經歷、對自己的工作基礎夸大其詞等。

  為什么明知有科學道德約束和規章制度規范,還會有個別人心存僥幸地“偏向虎山行”,沈文慶分析,“我認為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我們查處的力度加大了,一些隱蔽的問題浮出了水面;二是,每年申請科學基金的人以25%的速度在增長,其數量上自然而然也就隨之急劇放大;三是,來自評價體系和社會的壓力。這點也是我最希望通過媒體呼吁的,一些大學和研究機構在評職稱時,將獲得自然基金項目的與否或多少作為一個評價砝碼,這樣,科學基金無形中不是在和科學家的研究性趣相聯系,而是變成了與謀生和個人利益掛鉤了。為什么要把評定職稱和科學基金捆綁在一起?一個人的職稱獲得和得到了多少科學基金的資助完全是兩碼事。獲得基金不能說是一個人做出成績了,只能說明他的學術思想得到了專家的認可。”

“科學不端行為”是全世界科技界需要解決的課題

  今年自然科學基金委收到各類科學基金項目申請達5萬余項,據說,將有數千個項目獲得資助。岳忠厚說:“去年和今年上半年收到投訴和舉報約100余件,查有實據的19件,這與申請的項目數和獲資助的項目數相比是極少的。”

  “我不排除可能有些好的項目沒有獲得資助,較次的項目卻得到了基金資助這種現象存在,但是自然科學基金委正在不斷地完善評審方法和制度,就是為了把這種可能性降到最低。” 沈文慶說。

  一些發達國家都有類似自然科學基金委這樣的機構,真正做好申請、評審、資助工作是比較難的。歐美發達國家的一些申請人弄虛作假的現象也時有發生,引起了各國科技界的廣泛關注。怎么樣公開、公平、公正地評議出好的項目,對任何一個國家的科學基金組織來說,都是它所面臨的一個非常難的難題。

  沈文慶說:“我們經常和外國專家探討交流,以期得到更加妥善的辦法。除了完善規章制度,監督委員會已經開始試行派駐監督小組參加評審會,實地了解科學基金評審情況,對評審過程和會風進行實時監督。”

  自然科學基金委主任陳宜瑜經常對工作人員強調的一句話是“要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科學基金的聲譽”。自然科學基金制的良好聲譽,不僅要靠基金委的工作人員,更需要我國數萬名基金申請者、項目承擔者和數萬名基金評議、評審專家,以及包括各項目依托單位的科研管理人員在內的科學共同體的所有成員共同來維護。
 

甘肃快三开奖走势图 貔喜脉动棋牌官方网站 精准计划交流大群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全民镇江麻将下载 博远棋牌跑路 福彩7十3复式多少钱 安徽11选5走势图玩法 福建11选5一定玩法 大众麻将胡牌组合 波克棋牌手机旧版